• 023-67622999
  • 023-67506555
其它类

如果没有信任,所有的治疗无从谈起

时间:2015-09-16信息来源:未知

 医疗中最难和最重要的是抉择

刚学医的时候,认为要做好一名医生,掌握好医疗技术最重要,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明白做医疗中最难和最重要的是抉择;刚毕业的时候,觉得自己什么都会,过了一些日子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这才知道什么叫“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因而学会了谨慎和保护。肿瘤科医生面对的死亡恐怕是所有科室最多的,患临终前各种情况都有。经历多了,抉择和处理也就程序化,而这次生死之间的抉择实在难办。

周五上午,在查房就接到胸外科黄主任的电话,说有一名门诊年轻患者,前纵隔占位,无法通过手术方法来解决,推荐来我那里来进一步诊治。“行,没问题,小case”。一口就答应了,没想到是个巨大的case。

“主任,你来看看,新来的那个小孩有点重,不好整咯。1 7岁,男孩,刺激性干咳,呼吸困难,纵膈巨大占位,诊断不明。从云南昭通过来的,在转到华西医院的途中坚持不了,来我们这里的”。抢救室查看患者:神智清楚,呼吸30次/分,心率135次/分,指氧90%,气促明显,端坐呼吸,斜躺几秒钟都不行。院外的CT显示前纵隔的肿块直径有近20cm,占了胸廓的一半多,气管、心脏都移位了。一边检查一边问孩子父亲:“你儿子像种这情况好久了?”

“好几天了。”孩子父亲答道。“好几天了!从目前情况看,已经十分危险了,简直就是是生死边缘,怎么办?”头脑里闪过几个念头,办法一:交代病情严重性,对症处理,叫家属准备后事或转院;办法二:交代病情严重性,积极治疗,死马当活马医,试试运气。

和孩子父亲进行沟通:“小孩病初步估计是恶性肿瘤,目前已经很严重了,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我们的办法不多了,生存的希望很小。下一步我们有几个建议,您看怎么办?”。来自云南地震灾区的孩子父亲老实淳朴得很,听了我们的几种建议,语调平静地说“我也不怎么懂,孩子病那么重,听老师的吧。”

从个人、科室、医院医疗安全的方面来看,选择办法一最安全,这孩子病发展下去,恐怕过不了几天都不行了,家属治疗态度表现的又不积极。“什么都不做,就不会出事”,即便是有医疗纠纷我们也没责任。不过这样一来这孩子肯定是救不活了,他才17岁,为人父母的养个儿子这么大实在不容易。如果选择办法二,将面临一系列巨大风险,接下来就要面临活检、化疗这两关,就小孩现在的病情来说属于常规活检和化疗的禁忌;如果活检成功,等待病理结果还要2-3天,即便到时能进行化疗,化疗可不像外科手术那么立竿见影,起死回生,得几天才能起效,在这段时间中随时都会出现生命危险。小孩病情这么重,肿瘤进展如此快,他有希望熬过这几天吗?治好了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荣誉,一旦人财两空,医疗纠纷等等恐怕会接踵而来,搞不好我的行医生涯乃至生命都要提前中止,类似例子的太多了。

在这面对着生命和死亡,风险和纠纷的抉择中,我想起了学医生涯中各位师长的教诲,以及多年来接受的医学和人文教育。我想,我是没有选择的,一名优秀的医生,必须是能承担责任,勇于担当的。

“非常时期,采用非常手段,责任和风险由我来承担。准备穿刺活检,小孩情况不允许去CT室引导了,我们就在这里做!”

沟通、活检、联系相关科室、积极支持治疗、诊断性激素治疗。3天后病理结果明确纵膈淋巴瘤,小伙子也挺争气,这几天挺过来了,可能老天也站在我们这一边吧。确定化疗方案、化疗、预防并发症、密切观察。化疗当晚,孩子的呼吸困难和咳嗽缓解了一些,能吃一些东西了,呼吸和心率朝着正常方向靠拢。化疗第3天,咳嗽基本上停止,能平躺休息,呼吸、心率恢复到正常范围内,血液指标也在好转。10天后小孩顺利出院回云南进行后续的治疗。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把他从生死边缘拉回来了。

 

 

没有信任,治疗便无从谈起

 

感谢科室整个团队的努力,感谢各兄弟科室的大力协作,更要感谢孩子父亲对我们的无比信任,如果没有患者的信任,所有的治疗无从谈起。

谁说肿瘤科工作没有成就感,面对死亡无能为力?肿瘤科医生不像外科医生有那么多掌声和光环,但我们一直在努力。什么人最快乐?经过千辛万苦把癌症患者治好的肿瘤科医生!

除了死亡,人生充满抉择。以后的行医生涯中,还将面临许多更困难的抉择,也许下次抉择所带来的结局没有这么完美,但我一定勇于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