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3-67622999
  • 023-67506555
神经类

儿童原发性头痛最新评估方法

时间:2015-09-16信息来源:未知

 

在2015年儿科学术年会(Pediatric Academic Societies, PAS)上,来自犹他大学医学院和盐湖城儿童医院的各位专家成员们开展了一个关于儿童头痛的研讨会,其中包括儿童头痛的临床表现、诊断、急性治疗、影像学检查的作用、预防和未来的方向等等。

 

 

如何识别头痛类型?     

 

  最常见的一种每日发作的慢性头痛是偏头痛,医疗人员常用2004年国际头痛协会的标准对头痛进行分类,口袋(短)版本的分类方法非常实用,没有先兆的偏头痛的分类标准如下:

 

  • 大于等于5次的头痛发作,持续时间4-72小时;

 

  • 至少有以下2个特点:1.单侧的位置和脉动质量,2.中重度疼痛强度,3.日常体力活动会加重病情;

 

  • 至少有以下1个特点:恶心,呕吐,畏光,声音恐惧症;

 

  • 排除其他病因。

 

成人头痛和小儿头痛的差异     

 

  成人头痛和小儿偏头痛之间存在一些差异,尤其是偏头痛的变异型。成年人可能会有:偏瘫型偏头痛,头盖骨基部的偏头痛,“爱丽丝梦游仙境综合症”(对物体的尺寸判断失真),眼肌麻痹型偏头痛和急性混淆性偏头痛。儿童更常见的偏头痛症状包括周期性呕吐综合征、腹型偏头痛、良性阵发性眩晕和良性阵发性斜颈。

 

  小儿疝也可能是偏头痛的一种变异型。数据表明,母亲有偏头痛病史的婴儿患疝的可能性是其他婴儿的2.6倍[1]

 

  ID Migraine™ Screener是一个快速有效判定儿童偏头痛的方法。ID Migraine™ Screener的三个特性包括患儿是否出现恶心、畏光、头痛、限制活动[2]

 

  其他需要考虑的类型有:紧张性头痛、劳累型头痛、假性脑瘤造成的头痛和三叉神经性头痛。三叉神经性头痛的特点是短刺痛,其他还有诸如头部、眼睛、耳朵、鼻子和喉咙的症状(结膜炎、鼻塞、眼睛或面部肿胀)。丛集性头痛是三叉神经性头痛的一个重要变异型。

 

  诊断假性脑瘤造成的头痛的标准于2013年重新进行了修订:视神经乳头水肿、正常的体格检查结果、正常的影像学检查结果以及腰椎穿刺时发现压力增高[3]

 

最新的儿童头痛评估方法     

 

  病史和体格检查

 

  Meghan Candee博士认为评估儿童头痛需要从头痛的病史问询开始。

 

  判断患儿是原发性头痛还是继发性头痛

 

  外伤史或其他可能造成继发性头痛使用的治疗方案不同于原发性头痛。通过询问病史判断头痛是原发性还是继发性对儿科医生来说可能一个难点。

 

  在确认头痛是原发性的以后,要确认头痛的程度

 

  头痛的形式对于判断这一点至关重要,头痛的频率是怎样的?连续性还是间歇发作的?头痛的性质是否能够用“每日慢性”(每月发生> 15天)或“新发的持续性头痛”来形容吗?

 

  临床医生应该详细询问儿童的用药史


  止痛药物,特别是非甾体类抗炎药(NSAIDs)会引发头痛甚至导致头痛的周期性恶化,患儿及家长可能又会因为病情恶化增加这类药物的使用量,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使用预防性治疗药物,并将止疼药物使用频率降低到每周两次以内对于防止向药物过量性头痛转化非常重要。临床医生同时需要关注并发症的产生,比如焦虑、心理创伤、晕动病、厌食、肥胖、焦虑或学习障碍等因素造成的头痛。某些因素,比如说头痛的位置和性质、头痛出现前的先兆或其他相关的症状都可以帮助头痛分类。

 

  病人通常不会提及的先兆症状包括视觉和听觉症状。

 

  很多病人无法正确识别是什么因素触发了头痛,所以“头痛日记”会非常有帮助。

 

  生活方式尤其是不良的睡眠习惯可能是问题的关键。孩子是否从事锻炼、是否有过禁食(比如不吃早餐)、是否存在压力都应该进行确认,包括详细课业表现情况;头痛是否会影响上学出席率;孩子是否有摄入咖啡因或其他药物的习惯;这些习惯是否与头痛相关。

 

  最后,家族史也是可以帮助判断头痛类型的。

 

  西雅图儿童医院发明的SMART法有助于询问病史——睡眠sleep;饮食 meals,活动 activity,休闲 relaxation和触发剂triggers。

 

  复视、周边视觉丧失、耳鸣、晨起头痛或觉醒后意识丧失、吞咽困难等,这些症状都是需要询问的重要病史。如果病人认为这次头痛是“这辈子经历最糟的一次”时,那么就需要引起临床医生的高度重视了。

 

  体格检查的建议是血压、头围和体重指数的测量。特别要注意心脏杂音的存在,因为这表明患儿可能存在贫血。体格检查应重点关注神经系统表现,包括视野检查、颅神经测试、周围神经测试(声调;对称性;反射特别是反射亢进)、感觉丧失和共济失调等。

 

References

  1. Gelfand AA, Thomas KC, Goadsby PJ. Before the headache: infant colic as an early life expression of migraine. Neurology. 2012;79:1392-1396.

  2. Cousins G, Hijazze S, Van de Laar FA, Fahey T. Diagnostic accuracy of the ID Migrain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Headache. 2011;51:1140-1148.

  3. Friedman DI, Liu GT, Digre KB. Revised diagnostic criteria for the pseudotumorcerebri syndrome in adults and children. Neurology. 2013;81:1159-1165.